分類
神州弑魔录

神州弑魔录_第0006章:同是天涯沦落人

韶浮沉所说不假,整个玄明帝国广袤十余万里,几乎每个郡县都有一家脍炙坊,而且所有大厨都只能由刘氏一族担任,按理说当相互照应。可若论血缘关系,他们大多早在八百年前就已分家,又怎么可能收留一个亡命之徒呢。

如今唯一能靠得住的,只有自己的亲叔叔,正是因为前些日子收到了邀请,刘文叶这才欣然前往。

思索片刻,刘文叶怅然道,“此事说来话长,一两句话说不清,日后若是有缘再见,我定当悉数告之。”

既如此,韶浮沉也不便多问,拱手作揖,“此地一为别,孤蓬万里征。姑娘,保重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

难道走江湖的离别仪式都搞得这么正式吗?刘文叶还是第一次见到,不自觉笑了起来,也拱手作揖说道,“挥手自兹去,萧萧班马鸣。公子,有缘再见。”

望着刘文叶远去的背影,韶浮沉有些遗憾,他心中失落落的,总感觉失去了些什么,直到多年之后,他才明白其实是多了些什么。

“姑娘,”突然,他叫住了她,三步并作两步跑向前去,急切说道,“你在这里不要走动,我去给你买些家乡特产。”

刘文叶没有拒绝,待韶浮沉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之后,倚在月台旁的石凳上静静等待。

据周围的姑娘们说,这里是最适合赏月的地方,只可惜今天是初七,欣赏不到皎洁的圆月。

旁边还有位十几岁的小姑娘娇滴滴地说,“没有明月,能欣赏星星也不错呀。”

隔壁又有位姑娘说,“别开玩笑了,我们临桑邑夜夜灯火通明,周围又有魔族肆虐,瘴厉之气笼罩夜空,就那两三颗星星有什么看头。小女子我在临桑邑待了十几年,从来没见到过古书上说的漫天星斗。”

“是呀是呀,我也是只有每年一次去乡下的舅舅家时,才能欣赏到那璀璨的星空,那才叫美呢。”

“听说今晚那浩瀚银河上还有鹊桥会哩,好想出城去看看,可是城外常有凶兽出没又太危险,沈将军不让出城,好无奈哦。”

听她们颇有兴致的聊着,刘文叶这才想起,自己幼小时代似乎也是看不到星星的,后来颠沛流离的这些日子里,倒是夜夜能看到璀璨星空,可那又怎样,还不是孤零零一人。

想想别的女孩子,十三四岁就出嫁,找个如意郎君,从此过上了安稳幸福的美好生活,自己却只能独自流浪,芒鞋破钵无人识,早已不知是踏过樱花第几桥。

想着想着,刘文叶竟然有些动摇,旋即又迅速否定,世界之大,仅玄明帝国就有五万州六千王国,若不去欣赏一番,岂不辜负了大好时光,韶台郡要去,蜃楼要去,如果有朝一日,那蜀山仙境也要走一趟。

“蜀山?”想到这,刘文叶突然想起了焱灵圣猫,自从冒死救下来之后,都大半天了,还不知道它伤好了没有呢。

眺望远方,迟迟不见韶浮沉归来,蓦然回首,却见韶浮沉就在身边,她不自觉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“你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

“是你太专注,我都走过来好久了,”韶浮沉提来两包家乡特产,笑着说道,“想家了吧?”

“不想!”

“哦,我明白了,”韶浮沉故作恍然大悟状,戏谑道,“那就是舍不得我。”

“谁舍不得你,”刘文叶不想多说,把手一伸,“把猫还我。”

“什么猫?”韶浮沉茫然不解。

刘文叶:“别明知故问,我救过它,从今往后它就是我的灵宠。”

“你这个女孩子好霸道啊,”韶浮沉把手中物品往石桌上一放,认真说道,“照你这么说,我还救过你呢,按照江湖规矩,你也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
怎么又提这事儿,刘文叶错开不谈,“它不是一般灵兽,需要好生照顾。”

韶浮沉:“所以更不能跟你走了,一路上风餐露宿怪可怜的,我是看着它长大的,还担心它水土不服饿瘦了呢。”

“???”刘文叶愈发茫然,既然是看着它长大,“那你为什么不收养它做你的灵宠?”

“咳,别提了,”韶浮沉长叹一声,抱怨道,“同龄道友们都有自己的灵宠就我没有,若是能养我早就养了,奈何这只懒猫吃我的喝我的,就是不听我的话,到处乱跑,从来没有安生过。”

原来如此,刘文叶了然,便不再追问,奉劝道:“我想你应该知道它的真实身份,它地位特殊,希望你能照顾好它。”

韶浮沉欣然点头,两人心照不宣。

抬头看,时候不早了,刘文叶接过韶浮沉送的小礼物,告辞离别,转瞬间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

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想起这大半天的经历,韶浮沉满意地笑了,正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,大概就是如此吧。

“想什么呢?”

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,韶浮沉扭头一看,不自觉“啊”了一声,“宝宝姐,你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

宝宝姐格格笑着,“是你太过专注,跟姐姐过来,姐姐有话跟你说。”

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,宝宝姐拽着韶浮沉的胳膊问,“看你干的好事,你又怎么把黑刀帮给招惹了,一进门就要追打你?”

“咳,没什么,”韶浮沉如释重负,从容说道,“就是救了一只灵兽而已,不过我可是赔了一只烧鸡呢。哦,对了,还救了一个小姑娘,就是凶巴巴的,不如姐姐您脾气好。”

“别耍贫嘴,看你天天得罪黑刀帮,早晚被他们算计,”宝宝姐一脸愁容,满满都是关怀,“看黑刀帮这架势要收拾你,任务也给你了,他们暂且不敢动你。听姐姐话,半月之内不要离开城厢一带,半月之后千户所会有人护送你出县域,到时候你趁机离开沃野地,去一个黑刀帮波及不到的地方,再也不要回来。”

“不是要做任务吗?我都接了,”韶浮沉茫然,随后拍拍胸脯自信说道,“姐姐是不相信我能完成任务?我可是韶浮沉,九厢十八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英雄少年韶浮沉。”

“别自欺欺人!”

宝宝姐四处打量一番,见周围没有人,低声说道,“这次猎兽任务非同一般,早在数月之前就有不少猎兽人去过,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过,而且此刻那神尸比之前更强,更没人敢去。这本就是其他县邑强行甩给临桑邑的,根本就是有去无回。之所以让你接,就是让你趁机离开临桑邑。若不然,方才门外那些喽啰你也看到了,得罪了他们,没你好果子吃。”

“姐姐,你多虑了,”韶浮沉丝毫没有危机意识,“俗话说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这任务我既然接了,就一定做到,绝不食言。”

宝宝姐气冲冲说道:“你再不听话,我告诉蚕女姐姐,让她好好收拾你。”

一提到蚕女姐姐,韶浮沉就心惊胆战,那哪是姐姐啊,分明就是母老虎嘛。本想着给宝宝姐送个小礼物通融通融,不曾想她直接气冲冲夺门而出,看样子她真的生气了。

“不就是接个任务嘛,有什么好生气的,之前又不是没有接过。”韶浮沉低声嘟哝道,颠了颠手中的金刀币离开聚精楼。

一路上很多人说说笑笑,韶浮沉漫不经心地向着东边走去,却不曾注意到周围几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正瞅着自己。

来到拐角处,几个光头喽啰挡住了去路,韶浮沉抬头一看,又是白蛇堂的那伙人。

再回头看,后面也是白蛇堂的人。

韶浮沉没有搭理,放缓了步伐,手中暗暗蓄势,继续向前走,却被团团围住。

黑衣喽啰厉声呵道:“韶浮沉!偷了灵兽还想跑。”

“什么灵兽?”韶浮沉满是惊讶,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“没听说过啊。”

“少在这里装蒜,快交出灵兽,不然以后你甭想出城。”

黑衣喽啰装腔作势恐吓,却从来不敢动手,在临桑城内,有沈将军坐镇,莫说白蛇堂这个小堂口,就是他们整个黑刀帮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因此韶浮沉也并不畏惧,他冷笑一声,“笑话,我想出城你们拦得住吗!”

黑衣喽啰一行众人全都咬牙切齿,确实,这几个月来帮众偷猎的灵兽被他偷放了少说也有两三成,每次围堵总是抓不住他,整个白蛇堂上上下下没有不痛恨他的。

看着韶浮沉举起聚精楼代发的玄铁令,众人无奈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。

一喽啰气得脸红脖子粗说道:“就这么让他跑了?放虎归山,后患无穷啊。”

“还能怎样,这是命令,”黑衣喽啰也气愤,但迫于无奈,只能听命,“祁爷只让我们吓吓他,不让动手。”

那家伙顶嘴道:“可是也没吓着他啊,反倒我们被摆了一道。”

“闭嘴!”黑衣喽罗破口大骂,狠狠敲打他的脑袋,“你懂个茄子,祁爷在下一盘大棋,这么要求肯定有他的理由,你我听从命令就是,别多管闲事。”

“是!”众喽啰齐声回应,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祁爷的大棋究竟是什么。

韶浮沉闲庭信步,旁若无人般走着,偶有几位少年少女打招呼,他也欣然回应,丝毫没有压迫感,只是全身有些疲惫。

只因今天早上猎杀大量凶兽,加之又与白蛇堂的人搏斗一番,损耗了大量灵气,需要静养一段时间。

眼看着半月之后就要去猎杀王子夜之尸,必须在十天之内把灵气和精神力彻底恢复,而在此之前,就要准备好一切该准备的东西。就这样想着一直来到城门口,他正欲出门,却被一阵似曾相识的声音叫住了。

 

下一章:神州弑魔录_第0007章:不太高的高手

目录页:神州弑魔录_目录(持续更新中)

作者: 灵山黑雾

《神州弑魔录》作者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