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神州弑魔录

神州弑魔录_第0005章:神秘任务

“啊呀”一声惨叫,韶浮沉忙跟过去,往外一瞧,东方白被一只筷子牢牢挂在聚精楼门前的大门柱子上,距离地面不过三四尺高。

大街上一众女孩儿先是一阵尖叫,而后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东方白试探性睁开眼睛,看到整个大街上所有女孩子的目光全都瞄向这里,不自觉脸颊羞红,肆意挣扎起来,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。

咔嚓一声,筷子折断,东方白顿感不妙,腾空一跃,完美落地。他优雅地展开双臂,朝大家深深鞠了一躬。

众人看了皆大惊,想不到一个书生也能有如此技艺,最前面穿翡翠色衣服的小女孩儿掏出一枚铜刀币,放在他的手心,“叔叔,给你。”

其他人也都掏出两三枚铜刀币,凑了过来。

东方白这才反应过来,脸色更是煞白,心说我堂堂东方白,国王钦点的文武双探花,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方,丢煞个人。

他越想越气,拿着小女孩儿给他的钱,灰溜溜跑进聚精楼。

见他并无大碍,韶浮沉这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刘文叶问:“他怎么了?”

“不用管他,我们继续吃饭。”

韶浮沉欣然入座,却不曾注意到,隔壁餐桌上一个带着斗笠的中年男子,从筷笼里取出一根筷子,往桌面上一戳,夹起一粒花生米送入口中。

刘文叶饮完半盏酒,盯着韶浮沉,正打算开口说话,突然东方白又闯了进来。

东方白气喘吁吁,连连喊道:“韶公子,韶公子,对面有猎兽任务,三十金刀呢。”

三十金刀?韶浮沉听了也两眼放光,毕竟自己辛辛苦苦猎一次凶兽才三四金刀,而且猎兽一次损耗大量灵气,需要休息大半个月才能完全恢复。这也是今天无法直面对抗白蛇堂的原因之一,若是平时,定然不会如此狼狈。

如果能顺利接到这次任务,也就意味着这三四个月即使什么也不做,也不愁吃喝,可以专心修炼灵气技能了。

韶浮沉对此很是心动,可看到刘文叶还在场,这样走开实在不太好,便什么也没说。

饮酒间,刘文叶偷偷瞥了他一眼,心中暗喜,缓缓放下酒杯,“韶公子若是有事,先去忙吧,我不会生气的。”

“没事,先不用管他,吃了再去看也不迟。”韶浮沉笑道,说着端起酒杯,继续吃酒。

东方白急不可耐,可自己实力有限,加之又人生地不熟,根本不可能找到队友一起猎兽,看着两人有说有笑满不在乎的样子,只能干着急。

约莫一盏茶功夫之后,韶浮沉望了刘文叶一眼,两人相视一笑,“刘姑娘要去对面看看?”

“好啊。”刘文叶眯起双眼笑着,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。

闻言,东方白大喜,径直就往外跑,扑通一声又跌下楼去。

嗖嗖两声,韶浮沉和刘文叶来到门前,拽起险些坠地的东方白。

进入聚精楼,远远看到半空中的阁楼中有位穿着翠绿色长裙的姑娘,约莫二十一二岁,乃是临桑邑赫赫有名的花旦,人称“宝宝”。

此时,宝宝手持一卷竹书,缓缓合上,“诸位,今天所有的玄铁令已经发布完毕,领到任务的请去账房领取定金,为十天后的猎兽任务做准备。”

“唉,好可惜。”东方白长叹一声,本以为能领到任务,却因为晚来一盏茶功夫,让其他人给领了,“三十铜刀呐,就这样白白错过了。”

聚精楼内,陆陆续续走出去几十人,仅剩之前的三分之一。

东方白黯然神伤,往门外走去。来到门口,转身望了眼如花似玉的宝宝,不自觉长叹一声,暗骂苍天不公。

韶浮沉和刘文叶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,旁边的小二及时为他们满上两杯新茶。

韶浮沉道:“烦请小二哥再满一杯。”小二哥不解,只管照做。

东方白见状,又跑了回来,“韶公子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“来都来了,”韶浮沉递给他一杯茶,“怎么也得接个任务再走吧。”

“接下来是青铜令,”宝宝莞尔一笑,丢掉前一卷书,又取来一卷竹书,“请相关战阶灵者前来认领。”

东方白一怔,不太相信韶浮沉所说的话,好言劝道,“韶公子,这青铜令虽说只比比玄铁令高一个战阶,可难度高出几十倍,一般人根本不敢领,即使是领了也无异于送死,我劝你还是不要领的好。”

奈何韶浮沉不听,就连刘文叶也跟着凑热闹,东方白只好独自离开。

刚一转身,东方白恨不得立刻戳瞎自己双眼,只见门口赫然站着祁大郎和一群喽啰。

“祁爷,是韶浮沉。”黑衣喽啰大声喊道。

祁大郎定睛一看,果然是他,气冲冲走过来。

东方白又退了回来,摊在凳子上,不曾动弹半步。刘文叶胆战心惊,拽了拽韶浮沉的胳膊,眼神中在求救。韶浮沉则淡定如初,回了她一个眼色,暗示她不要惊慌。

这一切,站在顶楼的宝宝全都看在眼里,只是笑了笑,假装什么也没看到。

祁大郎亮出七尺黑刀,狠狠插在地面上,“韶浮沉,敢偷俺灵兽!今天不教训你一番,俺就跟你姓!”

紧接着七八个喽啰向着三人聚拢,韶浮沉眉心一皱,抬头仰望宝宝,大喊一声,“宝宝姐,救我。”

宝宝扑哧笑出了声,挥一挥衣袖,甩出一阵清香,把祁大郎等人逼得退后三步,笑中带着指责说道,“发布任务期间禁止打斗,否则通告沈将军,这聚精楼规矩祁爷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祁大郎摸摸后脑勺,这才缓过神来,遂拱手作揖,“宝宝姐,手下人不懂规矩,让您见笑了。”

说罢,祁大郎恶狠狠瞪了韶浮沉一眼,命令众人退下。

一喽啰心有不甘,结结巴巴说道: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个屁,”祁大郎破口大骂,“这是规矩!”

待白蛇堂的人全都入座,韶浮沉长舒了一口气,只是不解的看着宝宝姐,喃喃自语道:“宝宝姐这是怎么了?为何这次故意要我喊她一声,她才肯帮忙,平时不是这样啊。”

宝宝故作镇定,心中则在暗喜,悠悠然展开竹书,柔声说道:“据锦衣卫情报,在百里之外的噗浪岛,有魔族试图复活上古时期的王子夜之尸,必须在复活之前彻底剿灭,否则整个临桑城都会受到致命攻击。”

闻听此言,在座之人全都哗然,白蛇堂一行众人也跟着惊讶,而后低声询问身旁人,“王子夜是谁?”

“这您都不知道吗,”身旁人说道,“我也不知道,跟着‘啊?’就行。”

东方白喜上眉梢,刻意咳嗽一声,有板有眼说道,“传说王子夜是上古贤王,曾随父治理大河水患,降伏河妖,为避免河妖再次兴风作浪,又在河中心竖了一根定海神针铁……”

“等一下,”祁大郎打断道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想了好久才想起来,“那定海神针不是大禹竖的吗?”

“那可不尽然,”东方白略显尴尬,辩解道,“我琢磨着,既然都是治理河妖,那王子夜应该也竖了一根。”

黑衣喽啰将信将疑问道,“真的假的?”

“我猜的,”东方白捋了捋半寸胡须也没有的下巴,颇为得意,“纵观王子夜这一生,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谓是个千古贤王。不料却遭小人所害,被大卸八块。因此王子夜充满了无尽的恨意,为了避免有人借尸还魂,死后更是被分散到各处。”

“你别瞎猜了,”祁大郎完全不相信他的话,“俺就不信,这天下还有比俺们黑刀帮更恶毒的人,竟然能干出这么残忍的事。”

聚精楼内传来如雷的笑声,宝宝微微笑着,点点头说:“这位公子说的没错,魔族便是基于这一点,从各地找来残余尸骸将其复活,目前已复活大半,有哪位江湖豪侠愿意领取这项艰巨的任务,赏金100金刀币,时间是半月之后的处暑时节。”

100金刀币,那就是100万铜刀呐,无论是购买功法秘籍、神器法宝还是上好的玄黄丹,都是绰绰有余,足以让在座的人争相呐喊。

“我接,我接。”

其中一人突然高声喊道:“我出99金刀,宝宝姐把任务给我吧。”

“我只要96金刀就行,宝宝姐一定要把任务给我。”众人一看,全都急了,宁可自降身价,也要把任务接下来。

不一会儿工夫,已经降到90金刀币。

“我接,”不远处一位戴着斗笠的黑衣男子冷冰冰说道,“100金刀币。”

氛围逐渐严肃起来,宝宝瞄了他一眼,看到他腰间的紫金腰牌,陪笑说道,“诸位不要争了。方才一时着急,忘了说明情况。”

“如今那噗浪岛已经被魔族凶兽占领,驻扎数万凶兽,高等级灵者根本无法通过,否则会惊动他们,进而使得他们全力入侵临桑城。因此,只允许持有玄铁令的人接任务,而且最好是拂晓时分。”

此言一出,议论声四起,这任务明明是青铜令任务,却只要持有玄铁令的人接。那些可都是些出山不足三年的灵者新人呐,这不是摆明了是去送死吗,即使聚精楼敢发布任务,也没有人敢接啊。

闻言,韶浮沉兴奋起来,“东方公子有兴趣一起接任务吗?”

东方白拱手作揖,毕恭毕敬说道:“不敢不敢。”

韶浮沉撇了撇嘴,望向刘文叶,“姑娘你呢?想不想陪我去剿灭上古神尸?”

刘文叶引一口茶,犹豫了片刻说道,“我还要去投靠远方亲戚,要等半月之后才去做任务,时间上恐怕等不及。”

“唉,好吧,”韶浮沉叹一口气,深表惋惜,随后朗声喊道,“宝宝姐,这任务我接了。”

“不行!”宝宝直截了当,丝毫不给他任何面子,“你再惹是生非,回头告诉蚕女姐姐,让她好好收拾你。”

不接就不接嘛,宝宝姐何必生气。韶浮沉低声咕哝道,低头继续饮茶。

周围也有人奉劝韶浮沉不要冲动,唯独白蛇堂的人在起哄,“常言道,自古英雄出少年,就让他去试试吧。那谁,圣人不是曾经说过吗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令人佩服的,不是勇士谁敢吃它呢。依俺之见,不妨让他们仨一起去接任务,也算长长见识。”

“放肆,”东方白一拍桌子,怒道,“圣人没说过这话!”

祁大郎想反驳又不知该说什么,摸摸锃光瓦亮的大脑袋,面带尴尬说道,“反正俺记得有人说过。”

符合要求的惧怕死亡,不敢接;实力够强的根本进不了噗浪岛,不能接。就这样,一时间陷入两难。

刘文叶瞄了眼斜对面白蛇堂的人,见他们个个面露微笑,却比之前少了一个人,顿时感觉不妙,遂拽了拽韶浮沉的衣袖,在他耳边私语了几句。

看到这一幕,东方白又是羡慕又是嫉妒,笑眯眯瞄向心仪已久的宝宝姐。

在刘文叶的掩护下,韶浮沉悄悄往门外一看,几十号人向着这边聚拢,竟然全是黑刀帮的人,“糟糕,又被包围了。”

宝宝姐面带难色,沉声说道,“既然无人敢接,就由主动请缨的韶浮沉韶公子接下这份艰巨的任务吧。”

韶浮沉大喜过望,纵身跳到顶楼,去抢宝宝姐手中的青铜令牌。

却在这时,宝宝姐突然补充了一句,“聚精楼规矩,接了任务就受到聚精楼和临桑千户所的保护,赴任之前,闲杂人等不得伤害韶公子,否则就是跟玄明帝国作对。”

闻听此言,门外黑刀帮的人全都退下,祁大郎也跟着退下,不过他并不生气,反而有些高兴。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,毕竟让魔兽杀死总比自己动手来得更加名正言顺。

待众人退却,韶浮沉领完十金刀的定金,兴高采烈回到桌子前,刘文叶不可思议地望着他,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。

望着金灿灿的刀币,东方白脸颊骤然变红,从袖口掏出一枚罗盘,“韶公子,这是我家祖传的罗盘,可否换你一锭金子?您可别卖了,等我有了钱,再来赎。”

韶浮沉不解,一番询问才知道,东方白自从来到临桑邑已经好几天了,被骗的身无分文,全身上下就这么一件祖传的玩意儿。可又不想便宜了普通人,于是宁肯饿着,也不往外卖,直到遇到了韶浮沉。

韶浮沉一听乐了,给他一枚金刀币,“既然是祖传的宝物,就好好收着,这金子算是我借你的。”

东方白听了泪流满面,低头就要叩拜,幸好被韶浮沉赶忙拦下,“韶公子,救命之恩,永生难忘,日后我一定奉还。”说完他就急匆匆跑去了二楼。

待东方白不见了踪影,刘文叶蹙眉问道,“你当真要去猎杀王子夜之尸?”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既然接了任务,就要去完成。”韶浮沉坚定说道,随后露出温柔的笑容,“姑娘打算去哪里投亲?过几天我送你。”

“韶台郡。”刘文叶如实回道,“韶台郡脍炙坊的大厨是我九叔,他是我唯一可以投靠的亲人,时间不等人,我打算明天就走。”

既然提到脍炙坊,韶浮沉对此略知一二,隐约猜到了她的身份,“听说天下所有脍炙坊都是一家人,这里也有脍炙坊,你为什么不留在这里?”

 

下一章:神州弑魔录_第0006章:同是天涯沦落人

目录页:神州弑魔录_目录页(持续更新中)

作者: 灵山黑雾

《神州弑魔录》作者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