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神州弑魔录

神州弑魔录_第0004章:三英战白蛇

闻声,两人匆忙起身,循着声音找去,来到不远处一株粗壮的大槐树前,见到的则是一位衣衫褴褛的白衣少年。

这少年高约九尺,披肩散发,手中抓着的正是焱灵圣猫。

只见他扬起利剑,正欲动手,刘文叶突然大喝一声,“放开那只猫。”

白衣少年不耐烦抬头一看,竟然是临桑城内外臭名昭著的韶浮沉韶公子,心中为之一振,连连后退数步。焱灵圣猫趁机纵身一跃,扑进刘文叶的怀里。

韶浮沉凑近了认真端详一番,见小红猫身上除了之前的箭伤并无新伤,也便放心了。

看这人一副书生模样,他没有继续追究,正打算离开,却不料白衣男子把剑一丢,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我怎么就那么惨,堂堂书生,初来贵地,被歹人骗走所有钱财也就罢了,连一只猫也来欺负我,我还不能还手。我……我我活着还有何用,不如死了算了,呜呜呜呜……”

刘文叶愕然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,茫然盯着韶浮沉。

韶浮沉心领神会,弯腰捡起长剑,颇有深意地拍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说道:“先生何必犹豫,请动手吧。”

白衣男子一愣,抹去眼角泪水,接过长剑,不顾身上伤痛毅然起身,拱手作揖,“方才纯属在下一时之哀怨,并非真心赴死,让您见笑了。在下还有要事要办,不便逗留,告辞。”

说罢白衣男子转身就走,眨眼间已至十几丈之外,韶浮沉没有阻拦,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他好像很害怕你。”刘文叶有些担心,难道眼前这少年真的像黑刀帮的人所说,是个臭名昭著的大坏蛋吗,这……这岂不是脱了狼窝,又入了虎口,“你……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

韶浮沉不置可否,摸摸她怀里的小红猫,抬头间呲牙笑道,“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,就像刚才那个白衣少年,你猜他是不是骗子?”

望着怅然离开的白衣少年,刘文叶陷入迷茫。

正适时,不远处传来骏马的嘶鸣声,周围顿时弥漫起杀气,刘文叶紧张起来,“他们追过来了,要杀回去吗?”

白蛇堂好歹也是临桑邑为祸一方的大堂口,实力不容小觑,真要是打起来,肯定不会占上风。

“打不过,”韶浮沉淡定说道,“如今之计,只有先走为妙。”

刘文叶惊慌,不曾想竟惹得如此祸端,心中暗生愧疚,低声道歉,“真不好意思,初次见面就连累你。”

“没事儿,我得罪黑刀帮的事情海了去了,再多一件算不了什么,”说着,韶浮沉隔空取出一件火烷斗篷,披在她身上,“先回城再说,来日方长,总有对付他们的时候。”

眨眼间周围火光四起,最终聚成两个风火轮,韶浮沉抱起刘文叶,踩着风火轮向着城池方向驶去。

然而风火轮的速度终究是慢了些,不及“一息十里”技能的百分之一,若不是因为今天耗费精力太多,他早就抱着小姑娘回城了。

果不其然,不一会儿功夫,白蛇堂的人已经逼近。

突然一枚穿云箭疾驰而来,从刘文叶与韶浮沉之间擦肩而过,若是再偏一寸,恐怕就有一人一命呜呼。

箭头坠地,刚好击中白衣少年的酒壶。原来这少年是方才逃跑太快,一时缓不过气来,此刻他正喘着粗气歇脚呢。看到洒落一地的水酒变成绛紫色,他的脸也跟着变了颜色。

韶浮沉趁机大喊一声,“嘿,有人追杀你。”

白衣少年诧异,心说我刚才骗他,他非但没有怪罪我,还好心提醒我,果然是个好人。于是匆忙起身,与他一块逃跑,边跑边致谢。

“多谢少侠搭救之恩。刚才我是想骗你,是我不对,小生这厢给你赔礼了。不过我确实是被骗了,所以也想现学现卖,把钱骗回来,没想到被你看穿了。”

说话间,白衣少年不自觉放慢了脚步,韶浮沉也跟着慢了下来,不一会儿工夫,三人已经被七八人团团围住。

这七八人个个健硕雄壮,可以说是白蛇堂的顶尖战力,见到韶浮沉,全都面目狰狞。

“小姑娘,交出手中灵兽,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韶浮沉,偷走我们几百万钱的灵兽也就算了,还想英雄救美,看我不好好收拾你。”

“有胆就来吧。”韶浮沉闷哼一声,双手间聚起赤红色火球狂轰滥炸,刘文叶则丢出一抔银针直击要害。

白衣少年还在等着呢,双方已经打起来了,他这才恍然大悟,“合着这里面根本没我什么事儿啊。”

“这是什么鸟人?也敢来多管闲事,那就一块杀!”

白衣少年心中暗暗叫苦,如今也只有拼死一搏了,于是挥一挥衣袖,亮出寒光四射的三尺长剑。

黑衣喽啰猛烈劈砍,挥出一道强劲的攻击波。韶浮沉以气盾阻挡,旋即挥出火球,刘文叶趁机抛出十几枚银针紧随在火球之后。

见势不妙,黑衣喽罗再挥黑刀,劈断火球,不料却被银针击中,胸口瞬间爆开了花,露出一道道文身。

白衣少年正欲挥剑,定睛一看,但见这人身上文的是亭台楼阁、虫鱼鸟兽,还有人物若干,细细看来,倒是颇具美感,破坏了难免可惜。作为文人的他,一时间竟然不知该从何处下手,索性放弃攻击这人。

再看另一个被火球与银针击中的人,左臂文的是“浔阳江头夜送客,枫叶荻花秋瑟瑟”,胸口间文的是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,右臂文的是“座中泣下谁最多?江州司马青衫湿”。

这不是白居易舍人的《琵琶行》吗,全文六百多个字,他竟然全文在身上了,真是个人才。

白衣少年更是犹豫,进而去看该诗所使用的字体,全都是正儿八经的柳体,棱角分明,骨力遒劲,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上等书法,有机会一定要跟那文身师切磋切磋书法。正这样想着,却不料太过专注,反被这大汉砍了一刀。

韶浮沉与刘文叶合力攻击,依旧不是他们的对手,被逼的步步后退,实无还手之力。而白衣少年,还没出招就受了重伤,一时间三人竟陷入险境。

焱灵圣猫羞愧地低下头,若不是自己,也不会惹来如此大麻烦,恨只恨自己实力太弱,无法帮助他们。

僵持之下,韶浮沉突然大喊一声,“沈将军!”

众喽啰大惊,瞬间慌了神,匆忙回头,却什么也没看到,待再次转过头来,脸上又多了几枚银针。

硕大的火球急速飞驰,在飞速旋转与烧灼之下,愣是把一喽啰腹部的文身硬生生给抹掉了。

“别说沈将军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救不了你!”黑衣喽啰是蓝血人,他拭去嘴角深蓝色的鲜血,唾了一口唾沫,恶狠狠说道,既而大喝一声,纠集尚能战斗的五人布成环形阵法,继续更猛烈的攻击。

面对众喽啰的围攻,想起之前被骗的经历,白衣少年恼羞成怒,不再顾及文人身份,破口大骂,“直娘贼!一个个全都欺负我!老虎不发威,当我是病猫,今天洒家就让你瞧瞧我锦毛猞猁的厉害!”

白衣少年纵身一跃,飞至半空中,口中默念“慧剑出鞘,斩妖诛精;急急如律令!”只见三尺长剑化为丈二大剑,在空中绕来绕去,绕到一喽啰背后,一剑刺穿他的胸口。

黑衣喽啰大怒,“你是什么鸟人!也敢来多管闲事!”

“在下锦毛猞猁东方白,国王钦点的文武双探花,尔等可以称呼我东方大官人。”白衣少年得意洋洋,自我介绍道。

“谁问你了!”黑衣喽啰闷哼一声,“我管你金毛铁毛,阻挡我们黑刀帮偷猎灵兽就是死路一条,受死吧!”

黑刀帮?沃野一带赫赫有名的黑刀帮?闻言,白衣少年立马慌了,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被骗也就算了,好不容易能炫耀一次不料又招惹了黑刀帮,“唉,我太惨了。”

“想不到这少年有两下子,”韶浮沉赞叹道,不过也仅仅是有两下子,“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,需找个脱身的法子。”

刘文叶问:“之前你是怎么瞬移的?”

韶浮沉回道:“那不是普通的灵气技能,非常损耗元神,必须要有足量的精神力作为支撑,今天已经是极限了。”

所谓精神力,就是聚集在脑中的一种特殊力量,与灵气完全不同,一旦精神值降低,意识就会错乱,甚至有生命危险。

刘文叶自然明白其中利害,怪不得他不再使用呢,而自己又没有瞬移的技能。她无奈地看了眼焱灵圣猫,没想到猫虽然救出来了,却没有逃走的机会,真是可惜。

焱灵圣猫猛地抬头,纵身一跃,扑到韶浮沉怀中,泪汪汪地看着他,随后抱着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。

“啊!”韶浮沉惨叫一声,无论怎么甩都甩不开,“你要干什么!”

看着焱灵圣猫眼角的泪花,刘文叶恍然大悟,“它是在为你输送精神力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,”韶浮沉释然,旋即才明白过来,一旦输送完精神力,那焱灵圣猫也会有生命危险,于是赶忙制止,“快住口!”

任凭韶浮沉如何制止,焱灵圣猫都不松口,刘文叶布起一道小型藤木结界,同时劝阻道:“既然它执意要做,你就从了它吧,传输精神力需要一盏茶功夫,你暂且不要乱动,我掩护你。”

看样子也只能如此了,韶浮沉静气凝神,明显能感觉到精神力在快速回升。

面对众喽啰攻击,东方白一时支撑不住,扭头一看,“你怎么不打了!快动手啊!”

“公子,挺住,一会儿带你飞。”

见韶浮沉停止攻击,对面一个喽啰也退下阵来,为重伤的弟兄们疗伤。

刘文叶虽已看到,却疲于应战,无暇他顾,东方白更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救起一人又一人。

一会儿功夫,重伤的喽啰全都被救起,带头的大喊一声,“弟兄们,全力攻击,把他们一网打尽!”

众喽啰聚在一起,各自摆出一个招式,只见所有黑刀合成一柄四十多丈长的大黑刀,直奔韶浮沉三人袭来。

难道就要殒命于此吗?东方白心有不甘,徒然叹息,丢下丈二长剑,祈求道,“愿苍天救我一命。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一道强劲的冲击波向着这三人袭来,把地面劈出一道一丈多深的沟壑。

“我真惨。”东方白哭着说道。

“别卖惨了,你没死。”韶浮沉哈哈一笑,抚摸软绵绵的焱灵圣猫。

东方白睁眼一看,赫然看到“临桑城”三个大字,才明白这是在城门口,欣喜若狂,“韶公子,你这个技能神了。”

“可惜了我的小懒猫,受伤这么严重还要帮我。”

焱灵圣猫欣慰地笑了,吐了吐舌头,趴在韶浮沉怀里,呼呼大睡起来。

“累了一天,也该好好庆贺一番,”韶浮沉笑道,“这位公子,可否一起去吃酒?”

“好哇,”东方白大喜,正愁没处蹭饭呢,“为了答谢你的搭救之恩,请准予我郑重的介绍一番。在下东方白,字太一,自号锦毛猞猁,年方二九,长九尺三寸,目若悬珠,才若子建,貌比潘安,勇如……”

闻听这一番自信满满的介绍,韶浮沉和刘文叶相视一笑,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“别笑啊,在下可是国王钦点的文武双探花。”

“走,先吃酒去。”韶浮沉大臂一挥,把焱灵圣猫暂时放进人种袋,大摇大摆进了城门。

刚走进内城,远远就能见到几里之外的大街上,有三座数百尺高的飞檐阁楼,这便是临桑邑三大名楼——樊香楼、集英楼和聚精楼,也是无数江湖豪杰、文人雅士的聚集之地。

城内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,大街上的姑娘也比平时多了许多,不一会儿已经来到樊香楼门口,东方白还意犹未尽,看到对面聚精楼有好多漂亮女孩儿聚在门口,径直跑过去。

韶浮沉无奈摇摇头,“东方公子,是这边。”

“啊?不好意思,”东方白摸摸后脑勺,略显尴尬,“我还以为是对面呢。”

恰在此时,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,他这才想起已经一天多没吃饭了,于是大步跨进樊香楼。

“酒家,来一碗醪糟。”

“你有钱吗!”

酒保看到东方白一副脏兮兮的模样,不像个有钱人,没给他好脸儿。直到韶浮沉坐在他身边,紧随其后还跟过来一位衣着更华贵的美少女,立刻露出和善的笑容。

“三位客官,顶楼雅座给您备着呢,楼上请。”

见到酒保这番势利眼,东方白气不打一处来,要是平时早就一刀子丢他脸上了,可现在偏偏确实是一个铜刀子也没有,只能乖乖认怂,跟着韶浮沉上楼。

三杯两盏淡酒之后,东方白已有醉意,反客为主,不自觉吹嘘起来。

恰在这时,酒保端上了一盘香喷喷的红烧熊掌,笑嘻嘻问道,“几位官人,不妨尝尝我们小店的红烧熊掌味道怎么样?”

刘文叶尝了一筷,口中回味片刻,感觉味道不错,值得一吃,只是这肉质差了一些,于是笑问,“你们这熊掌取自哪里?”

“我们这熊掌取自黑风山,是玄明帝国最好的熊掌。”

“是吗?”刘文叶又尝了一小口,“我吃着怎么不像呢?”

酒保见状,脸色煞白,忙改口道,“禀女公子,俺们这里不过是沃野地边缘的小县城,距离黑风山遥远,且那黑风山有黑熊精坐镇,根本不可能猎到黑风山的黑熊。”

刘文叶开心地点了点头,果然自己的味觉没有出错,那酒保趁机补充说,“不过您放心,这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极品熊掌。”

不会吧?这么点微弱的诧异都能吃出来?她究竟是何许人也?韶浮沉打量着刘文叶,猜测着她的身份。

“看什么看!”刘文叶注意到他,把筷子一放,挺胸抬头,凶巴巴说道,“没见过女孩子吗!”
韶浮沉呲牙一笑:“不是,我是没见过黑风山的熊掌。”

“去你的!”刘文叶气冲冲骂道,抓起筷子,继续吃饭,任凭韶浮沉再说什么也不回应。

再看东方白,嘴里嚼着熊掌肉,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“东方公子,东方公子,想什么呢?”

连叫三声,东方白才回过神来,“啊,没事没事,来,吃酒。”

两杯酒过后,东方白摆出一副顺口一提的模样,神秘兮兮说道,“我可听说,这集英楼的金桂玉兰和聚精楼的宝宝媛媛是临桑邑的四大花魁。”

韶浮沉打断道,“是四大花旦。”

“既然如此,”东方白饮了一碗酒,满怀期待,“韶公子为何不去对面吃酒?”

听到这里,刘文叶扑哧笑了,倒也不说话。韶浮沉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。”

“没有,绝对没有,我堂堂东方白,国王钦点的文武双探花,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吗。”

却在此时,窗外传来呐喊和狂呼声,只听有人在喊“宝宝”。

东方白听了两眼直放光,径直往外跑去,却忘了是在顶楼,一脚迈空,坠下楼去。

下一章:神州弑魔录_第0005章:神秘任务

目录页:神州弑魔录_目录页(持续更新中)

作者: 灵山黑雾

《神州弑魔录》作者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