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神州弑魔录

神州弑魔录_第0003章:巧脱虎口

欺负小孩?祁大郎一听就来气,扭头一看,便哈哈大笑,赶忙拱手作揖,“俺当是谁呢,原来是临桑邑出了名的浮浪子,九厢十八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混世小魔王韶浮沉韶公子,久仰久仰。”

又耍什么花招?韶浮沉闷哼一声,转而为笑,“哟,这不是臭名昭著的白蛇堂副堂主祁大郎吗,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幸会幸会。”

这一番奉承,可把刘文叶给惊到了,本以为会遇到大救星,没想到盼来的却是他们的同道中人。

“谬赞谬赞,”祁大郎愣了片刻,心说果然老帮主说得对——和气生财,于是继续用刚学来的各种敬语寒暄,“韶大侠今天又被逐出道院了吧,佩服佩服。”

“哪里哪里,”韶浮沉陪笑道,“贵堂今天又在猎杀灵兽啊,要说你们也真够拼的,估计整个临桑县的灵兽都要被你们抓光了吧。”

“没有没有,绝对没有,”见这话茬儿不对,祁大郎连连摆手,“俺白蛇堂不过是蕞尔小帮,何德何能,说俺们偷猎灵兽,纯属一派胡言。”

众喽啰一脸茫然,聚在一起小声议论道,“祁爷哪回不是牛气冲天,这回咋这么客气了?”

“不记得上次被偷走的一百多只灵兽了吗,价值好几百万钱呢,就是他干的!”

“原来是他,害得我们好几个月没饭吃,现在正好抓他。”

说罢,这小喽啰抄起黑刀,悄悄起身,试图暗中一刀结果了他,以解心头之恨。

“你彪啊!祁爷都认怂了,你瞎积极个鸟。别看他才年纪轻轻,论战力可能比不上咱几个,可不知学的什么歪门绝技,跑得飞快,别说你一个人,就是几十个围起来也抓不住他。”

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还在挣扎,韶浮沉瞄了她一眼,故作惊讶道,“哟,这回怎么还多了个姑娘,莫非黑刀帮不偷猎灵兽,改行贩卖人口了?”

“别误会,这姑娘偷猎灵兽还死不承认,你看地上的血,这就是证据。”祁大郎故作摇头叹息状,“不是俺要抓她,纯属被逼无奈。”

“原来如此,”韶浮沉点头,惋惜道,“哎,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就敢偷灵兽,还专门偷黑刀帮的灵兽,真是好样的。”

刘文叶彻底被这少年的言行搞迷糊了,只是盯着韶浮沉,韶浮沉则朝她呲牙一笑。

祁大郎恍然大悟,大手一挥,“得,你也别奉承了,俺也不吹捧了。你们少年人想啥俺还知不道?不就是想要救下这个姑娘吗?开个价吧。”

韶浮沉打量少女一番,围着转了一圈,笑着点点头,若有所思,一咬牙,一跺脚,极不情愿地说道,“一百铜刀币,不能再多了。”

刘文叶恶狠狠地瞪着韶浮沉,皱了皱鼻子,恨不得一口咬死他。

“一百?还是铜刀币?打发要饭的呢!”祁大郎怒道,“胡闹,你莫不是戏耍洒家?光身上这紫罗袍就不止一万,何况长得还这么俊秀。十万铜刀币,不能再少了!”

“哟,原来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啊,怪不得敢见义勇为呢,”韶浮沉一听,立马不乐意了,“那哪成啊,就这身价,少说也要一百万铜刀币。”

“嗯?”祁大郎愣了,完全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“韶浮沉,你又耍什么花招?你有那么多钱吗?”

“我是没钱,不过我有这个……”说着,韶浮沉从身后拿出一只红棕色的灵宠,抱在怀里。

刘文叶一看,正是焱灵圣猫,遂猛烈挣扎,眼神中充斥着杀气。

祁大郎这才一睹灵兽的真容,疑惑问道:“这就是俺射到的灵兽?”

“确实是红色的,应该就是,不过……”身旁背箭矢的喽啰战战兢兢道,“祁……祁爷,这是俺射到的。”

祁大郎拍打他的脑袋斥责道,“一点儿规矩都没有,也不怕被外人笑话!啥你的俺的,自家人分那么清楚干啥!”

韶浮沉洋洋自得,很是溺爱地抚摸灵兽,“俗话说懒猫脚扑朔,良猫抱成团,你看这猫,抱成一团,多么圆润,不瞒你说,这可是世间罕见的稀有灵兽,传说中的蜀山红毛猫,百年难得一见,少说也值三百万。”

祁大郎一想,这回可赚大了,正琢磨着该转卖给哪个下家呢,韶浮沉不耐烦地说,“你还换不换呐?正好我也喜欢的很,不换我可就走了。”

“别走啊,”祁大郎急了,“成交。”

韶浮沉遗憾地把灵兽交给祁大郎,还有些恋恋不舍,接过刘文叶的瞬间,已经回到麦垛旁边。

他这一招叫做“万里一息”,驰骋万里只需一个呼吸,然由于功力有限,目前只能达到一息十里的水平。加之此项技能十分耗费精力,在没有补给的前提下,一天最多使用四五回,否则会影响灵脉,进而导致短时间内功力急剧下降,因此,若不是迫不得已,他不会使用。

两人坐在麦垛旁,韶浮沉嘿嘿一笑,“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刘文叶没有回应,狠狠瞪着他。

“哦,嘴巴被堵上了,”韶浮沉这分明是故意逗她,弹指间解开了她的禁语术,“好了,说吧。”

刘文叶大口喘着粗气,待缓过神来,旋即破口大骂,“白痴!”

“这名字真难听。”

“我说你白痴!”

韶浮沉耸了耸肩,“女孩子太凶,长大了可没人敢要哦。”

“不用你管,”刘文叶闷哼一声,忙错开话题,“谁让你把它交给黑刀帮的,它可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韶浮沉故作不知,茫然问道。

刘文叶正要说出口,突然想起他方才说的是蜀山红毛猫,料定他也不知道焱灵圣猫的真实身份。这少年目前还不知道是敌是友,说出去了反而更加不利,于是改口道,“传说中的一品红毛猫,价值五百多万钱呢,你亏大了!”

“不亏,能把你赎出来一点儿也不亏,”韶浮沉笑了笑,拍着她的肩膀说,“按照江湖规矩,从此之后,你就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
“闭嘴,我不是!”刘文叶一手捂住他的嘴巴,双刺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,“你再乱说我就杀了你。”

如此近的距离,韶浮沉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,只是直直盯着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,一本正经说道:“你的眼睛真好看。”

刘文叶愣了须臾,收回双刺,起身离开,“看在你说实话的份儿上,暂且饶你一命。”

“你去哪?”韶浮沉问。

“找个机会,把小红猫偷回来。”

韶浮沉听了哈哈大笑,“小笨蛋儿,连你也被骗了?那是假的。”

刘文叶蓦然回首,不可思议地望着他。

……

一喽啰翻完一本破旧的典籍,脸色大变,战战兢兢道:“祁……祁爷,书上说蜀山根本没有红毛猫,而且蜀山仙境与沃野地环境差异巨大,这里不可能有任何来自蜀山的灵兽。”

祁大郎定睛一看,这所谓的蜀山红毛猫现了原形,原来是一只烧鸡,遂连连大呼上当。

又一喽啰凑到祁大郎身旁,拽起一根鸡腿尝了尝,啧啧称奇,“挺好吃的,就是缺点儿孜然。”

“都啥时候了,还有心思吃鸡腿,”另一喽啰给他一巴掌,抢过鸡腿,双手呈给祁大郎,“祁爷,您先吃。”

祁大郎大臂一挥,把鸡腿打到地上,“一群吃货,都快给俺追回来。”

一声令下,众喽啰莫敢不从,望着地上的鸡腿,咋了咋嘴巴,眼神中带着不舍和惋惜,全都去追韶浮沉。唯独留下五大三粗的祁大郎,独自啃着烧鸡。

……

听韶浮沉讲完事情经过,刘文叶嫣然一笑,“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嘛。”

“那是……”韶浮沉得意一笑,旋即改口道,“哪里哪里,我这个人向来低调,你这么夸我,我会骄傲的。”

“听他们都叫你韶浮沉,”刘文叶感觉这名字怪怪的,让她不自觉想起了身世浮沉雨打萍的古诗词,于是随口问道,“这不是你的真名吧。”

“真聪明呢,”说到这里,韶浮沉脸颊突然泛红,“你可以叫我明月,这是我的乳名。父亲说我是海上出生的,当时他吟了两句诗——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,然后就有了这个乳名。”

说罢,韶浮沉摊摊手,无奈道,“如果你还觉得不好听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刘文叶扑哧笑了,点头戏谑道:“好听,像是个女孩儿名字,怪不得脸颊泛红呢。”

“这下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。”

刘文叶眉心一蹙,撇着樱桃小口歪着小脑袋瓜想了须臾,如实说道,“我是刘文叶,江湖绰号嘛,暂时没有,我以后再想想。”

没有绰号?行走江湖的哪有没有绰号的。韶浮沉颇为惊讶,打量这姑娘一番,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,看穿着打扮也不像是闯江湖的人,这才恍然大悟。可是,她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姑娘,怎么孤身一人跑到这里来了?

虽说疑惑,韶浮沉倒也没有多问什么,“黑刀帮的人早晚会发现猫腻,真动起手来,你我都不是他们的对手,赶快进城吧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刘文叶意识到危机,忙问:“猫呢?你把它藏哪儿了?”

“就在麦垛里。”韶浮沉自信回道,待扒开麦垛,却什么也没找到,脑袋嗡的一声,彻底懵了,“猫呢?”

“我问你呢。”

“刚才还在这儿,一眨眼功夫怎么就不见了。”韶浮沉急得焦头烂额,在他的印象中,焱灵圣猫每次都乖乖的藏在这里,这次怎么不见了踪影。

刘文叶也焦急起来,正要生气,看到他认真的样子,于是平复心情,柔声问道,“你再想想,是不是记错了?”

正此时,不远处传来了猫咪的哀嚎声。

 

下一章:神州弑魔录_第0004章:三英战白蛇

目录页:神州弑魔录_目录(持续更新中)

作者: 灵山黑雾

《神州弑魔录》作者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