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神州弑魔录

神州弑魔录_第0001章:少年十五二十时

玄明帝国·沃野地·临桑邑

适逢乞巧节,天蒙蒙亮,东方刚泛起鱼肚白,小姑娘们正喜笑颜开对镜帖花黄,临桑城的城门口已经聚集了一队队骑着各式各样坐骑的人。

他们无论男女老少,身上全都沾染着红橙黄绿青蓝紫等各种颜色的血渍,在守城大将军的监督下,有序穿过城门,一天的早市就这样开始了。

自从魔族入侵玄门世界以来,饕餮、穷奇、梼杌、混沌等众多凶兽泛滥成灾,它们常年入侵附近的聚落,搅得芸芸众生不得安宁,因此无数少年郎冒着生命危险,走上了猎杀凶兽的英雄之旅。

说他们是“英雄”,一半是奉承,真正大家族的灵者拥有大批灵气胜地,不屑于猎杀饕餮这类疠气超重的凶兽。

因此临桑城内颇负盛名的说书先生曾经说过一席话,“勇于猎杀魔兽的只有两种人,一是九天都督府的守城士兵们,一是城内外那些无依无靠的浮浪子弟。”

一位身披火烷铠甲的少年郎,一步一颠穿过拥挤的街市,来到东市一家叫“脍炙坊”的馆子,从腰间掏出人种袋,随手往后院一丢,朗声喊道:“东家,结账。”

“韶浮沉来了,大家快跑。”一群小孩儿见了少年郎,全都面红耳赤,吓得丢掉手中的冰糖葫芦就跑。

就连韶浮沉本人都为此疑惑了好久,不就是前些日子曾猎杀过几只吊睛白额虎吗,怎么就被谣传成恐怖如斯的大恶人了。

店里的大伙计解开人种袋,咕噜噜全都抖落出来。拢共十二头七品饕餮,个个凶神恶煞,在地面上颠颠倒倒走两三步便被迷香再次熏倒,全被伙计们有序摞在天井里,与之前的凶兽比,显得格外丰硕、健壮。

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,韶公子果然厉害。”

大伙计向来最会说话,逢人便夸赞一番,对韶浮沉这样的少年更是打心里佩服,同时掏出四枚明晃晃的金刀币,“十二头七品饕餮兽共计三万六,另加四千刀是下次的定钱,您收好。”

韶浮沉颠了颠分量,接过人种袋,寒暄几句。看日头,时间不早了,便拱手告辞,眨眼间已经来到七八里之外的澄镜湖边。

澄镜湖南北狭长,绵延三四里,在朝霞的映衬下,粼粼微波显得格外美丽,同样美丽的还有湖面上那蜻蜓点水般的师姐师妹们。

韶浮沉所在的拱桥边,是澄镜湖的分界线,也是南北两所学院的分界线。碰巧有卖龙肉串的路过,他便买来几串,倚在桥栏间,吃着烤串,欣赏这大好河山。

北侧的临桑学院是临桑邑建成最早的学院,也是临桑城最大家族白氏庄园于五百年前建立的灵者修炼学院,五百年来长盛不衰,是无数灵者新人欣然向往的最佳学院。

南侧则是澄镜门学,在五百年间,城内又有四大家族相继兴起,但全都不是白氏庄园的对手,他们便联手建了这所澄镜门学,试图与临桑道院抗衡。自建院至今已近百年,百年间,能人辈出,竟有后来居上的趋势。

韶浮沉本是临桑学院的弟子,因频频惹是生非,搞得满城风雨,人尽皆知,老院长迫于压力,不得不将其被转入隔壁的澄镜门学。

在澄镜门学众多弟子中,韶浮沉算不上最有天赋的,但一定是名气最大的,或者说……臭名昭著。

虽说临桑学院与澄镜门学一衣带水,却曾经常年征战不休,因此泄露了大量玄门绝学。鉴于此,院长们早就规定,未经许可,自家弟子禁止越界,否则重罚,因此两所学院的弟子们谁也不敢轻易越界。

但是,弟子们一心向学,即使隔着七孔拱桥,两个学院也不忘进行友善的切磋,毕竟娴熟的武艺是在实战中切磋出来的,不是两眼一闭想着想着就能突破的。

为此,两个学院的弟子们绞尽脑汁,想了很多方法,只为多多切磋。

正此时,拱桥两侧赫然出现一群金色鲤鱼,在水边跳来跳去。只要它们能跃过桥面,就能化为幼龙了,为此无不拼命尝试。

“快看,鲤鱼跃龙门咯。”

韶浮沉啃着烤串吆喝道,众弟子闻讯全都凑过来,就盼着它们能快速跃过两丈多高的桥面。

接连“砰”、“砰”两声,两侧各有一只金色鲤鱼破水而出,跃出三丈多高,有风技能弟子暗中相助,两条金色鲤鱼全都化为幼龙,飞入对面湖中。

众弟子齐声高呼,突然两侧有人大喊了一句:“不好,那是院长的灵宠,金贵着呢,抓住它,别让它跑了。”

但见顷刻间水面激荡,风、火、雷、电、雨、雪、冰雹等等诸多技能,皆在同一片水域出现,甚是壮观。

然,好景不长,不过一盏茶功夫,两道清波破空而来,击退所有技能。两位仙风道骨的老者赫然出现,厉声斥责自家弟子:“住手!功法不到,休想逞能,都回去修炼!”

“可是,师父,您的金色鲤鱼跑去了对面,弟子是怕它泄露了您最新的功法秘籍,不利于下个月的武神争霸赛。”

“胡说!老夫就没养过金色鲤鱼。”两位老院长异口同声,“韶浮沉!肯定又是韶浮沉暗中搞鬼!”

转眼再看韶浮沉,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大桥边,韶浮沉吃着烤串“碰巧”路过,闻听到呼喊声,一脸无辜状望向老院长,“师傅,冤枉啊。如果是我,肯定把它给烤着吃了。”

说着,韶浮沉挑出两根特大的烤串,递给两人,笑道:“要不,您也来点儿?挺好吃的。”

两位老院长气得吹胡子瞪眼,双手间聚起一股清气,闷哼一声,“好吃的还在后头呢!”

同时激怒两家学院的院长,韶浮沉也真是个人才,眼看着一场腥风血雨就要来临,众弟子见势不妙,想要劝说,却谁也不敢开口。

“刘师傅,给您添麻烦了,”身穿翡翠罗袍的老院长说道,“接下来是澄镜门学的家事儿,您请回吧。”

“林师傅,您客气,关乎学院大事,老夫可不能走。”

“怎么着?想比试比试!”

“谁怕谁啊,动手吧!”

霎时之间,澄镜湖畔掀起滔天巨浪,乱石崩云,惊涛裂岸,卷起千堆雪,众弟子聚在湖畔观战,个个摇旗助威,更是引来无数路人前来围观,甚至还有文人当场吟诗作对。

短短半年间,这已经是两位老院长第三十二次湖边对决了,每次都是老套的招式,韶浮沉早都看腻了。

“好困啊,”他打了个呵欠,这才想起来大半夜没睡,顿生困意,“我还是先回去睡个好觉吧。”

说完他便挥一挥衣袖,潇洒转身,朝着学院方向走去。

突然间晴空一声霹雳,澄镜湖面卷起千层巨浪,天空忽明忽暗,忽寒忽暑,时而狂风骤雨,时而万里无云,硕大的城池竟然只有韶浮沉孤身一人在风中摇摆。

他手中聚集一团红色火焰,照亮前行的路。却不知何时,天空中兀然多出来一双灯笼般大小的巨大眼球。

再看他手中的火球,在酷寒的侵袭下缓缓凝结成冰晶,时而溅出火花,时而迸出寒气。细看来,像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火焰琥珀,竟有一丝美感。

他静下心来,风声雨声渐渐消失,就连天空也逐渐恢复光亮。万籁此都寂,能听到的,只有呼吸声和脉动声;能看到的,只有一株参天巨树,抬头望不到顶。

“浮沉……”

虚空中传来沧桑的声音,韶浮沉茫然循视周围,却什么也没有看到,于是朗声大喊:“是谁在装神弄鬼?再不出来,我砸爆你的狗头。”

“孩子,别害怕,我是烛九阴,”一条红色巨龙绕树三匝,而后化为人面蛇身状出现在少年身边,缓缓道:“视为昼,瞑为夜,吹为冬,呼为夏,息为风,我就是同时掌握六项传说技能的上古神兽,人称烛龙天尊。”

“烛龙天尊?”韶浮沉惊讶过后,淡淡回道,“没听说过。”

“数年前曾有一场鲜为人知的灵魔大战,我与三千豪侠誓死抵抗魔族,虽已战胜,我等却损失严重。得知你是罕见的上古烛龙体,我便趁你年幼寄居在你体内安心养伤。”

闻听此言,韶浮沉笑了,“原来如此,这么说是你拯救了芸芸众生,而我又救了你?”

“没错。如今我已逐渐恢复功力,”烛九阴顿了顿,继续道,“魔族已然来袭,众生即将毁灭,由我来挽救三界的时候到了。而你修炼多年,拥有火系技能,只要赐予我,我就能冲出你的体内。到时候,就由你来统率三军,你我合力……”

“闹了半天是个骗子,”韶浮沉恍然大悟,闷哼一声,骂道,“去你的吧!”

“我好心好意告诉你,你却这般羞辱我,”烛九阴恼羞成怒,摩拳擦掌间聚集出一波强劲的灵气。

突然间虚空震荡,天空裂开一道缝隙,一根衡天巨针撕破苍穹,直刺少年而来。

乌云退却,天空放晴,澄镜湖面再次恢复平静。

湖边一座不大的场院里,一俊秀少年猛然惊醒,望见身旁的小师妹正偷偷收回银簪,揉揉惺忪的睡眼,“小暮,你戳我干什么?”

小师妹明面上没有搭理他,只是眼神暗示着灾难的降临。

“韶浮沉!叫你三遍都不应声!老夫教你冥想,不是教你睡觉!”少年郎耳边传来老道长严厉的呵斥声,“你来复述一遍今天的功法要领。”

韶浮沉还沉浸在梦中,满脑子云山雾罩,什么也想不起来,试探性回道:“烛龙天尊?”

场院内众弟子强忍着笑意,老道长眼神骤变,“来道场这么久,天天睡懒觉,灵宠也没有,尽学些不入流的旁门左道,就知道惹是生非,一点修炼者的样子也没有,出去面壁思……”

还未等老道长把话说完,韶浮沉早就一溜烟不见了踪影,待再次出现,已经是临桑城外。

 

下一章:神州弑魔录_第0002章:远方来的姑娘

目录页:神州弑魔录_目录(持续更新中)

作者: 灵山黑雾

《神州弑魔录》作者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