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神州弑魔录

神州弑魔录_第0008章:不打不相识

“浮沉哥哥,您的菜来了。”

韶浮沉回头一瞧,心说在脍炙坊待了这么些天,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客气,肚子里指不定又憋着什么坏水呢,于是接过酒菜,笑道:“小葱,来,一起坐。”

小姑娘也不客气,欣然入座,经过韶浮沉一番介绍才得知这位是林小葱,小韶浮沉三岁,是澄镜门学的小师妹,闲暇之余就出来赚些零花钱。

趁此机会,几位猎兽人也自我介绍。三头六臂的家伙来自修罗王国,是个昆仑奴,没有名字,江湖绰号黑哪吒。身高两丈的大汉是玄明国人,来自大荒宝地,名为赫胥烈。

最矮的家伙则是来自东瀛王国的山下野尻,据坊间传闻他本是一国王子,今日亲自询问,他并未承认。直到他阵亡那一天,都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

两位女子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,一个披纱丽,一个着奥黛。奥黛女子向前一步,拱手作揖,用蹩脚的玄明雅言介绍道,“在下阮小霞,来自扶南。”

“软脚虾?”黑哪吒纳闷,心说从来没听过这么奇葩的名字,忍不住偷笑。

阮小霞郑重点头,“正是在下,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是什么是,他戏弄你呢。”仗义执言的这位女子也是昆仑奴,江湖绰号桃金娘,不但敢说敢做,而且长得也格外漂亮。她正想责骂黑哪吒,却被韶浮沉拦下,待黑哪吒主动道歉,她才笑着自我介绍一番。

这其中经历最离奇的当属梁伯彦和景婷姗,他们一个来自螺蛳王国,一个来自鸡脯王国。与他们二人一样,螺蛳王国的男子大都奇丑无比,鸡脯王国的女子则美若天仙。

江湖传闻两国本是世仇,常年征战不休。万万想不到此二人竟敢相爱,也便顺理成章地被国王驱逐出境。他们跨越山和大海,来到玄明帝国这所知名大城的不知名小县城,只为追逐心中所爱。

听到此,在座的几位浪迹天涯之人,无不黯然神伤,各诉衷肠。

唯独林小葱养在深闺,尚在懵懂之际,对此不感兴趣。更可气的是,听完这个故事,小葱把他们的名字全都忘记了,怎么想都想不起来,只好微微一笑。

不过她并不在意,此刻她更关心的是这次猎杀任务,于是为韶浮沉满一杯酒,“哥哥,几天不见,妹妹想死你了。”

韶浮沉嘴角微翘,笑道:“小葱,好久没见你这么乖巧了,说吧,又有什么坏事?”

“什么坏事儿!”林小葱努了努嘴,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,“人家明明是关心你,你却一点儿也不近人情,哼。”

韶浮沉无奈摊摊手,刘文叶见状,安慰她几句,又送给她一套从外市买来的精致首饰,她这才莞尔一笑。

“谢谢文叶姐姐。”

韶浮沉笑问:“这下开心了吧。”

林小葱点点头,凑到刘文叶身边,小声说道:“听说姐姐要陪浮沉哥哥一起去猎杀上古神尸,是真的吗?”

刘文叶正欲回应,韶浮沉伸手拦住她,面带笑意说道:“瞧,坏事儿来了吧。”

“明明是好事嘛,”林小葱嘻嘻一笑,拽着韶浮沉的胳膊撒娇道,“哥哥还缺帮手吗?也带我去玩玩好不好?”

韶浮沉生气,正色道:“小葱!这可不是闹着玩。这次猎杀任务非常危险,我们尚且不一定能活着回来。你还没毕业,连学院的玄铁测试都没有通过,去了不等于送死吗,你令尊绝对不同意。”

气氛顿时紧张起来,黑哪吒挠挠头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刘文叶劝道:“小葱,你还小,要多修炼功法秘籍。过两年等你长大了,姐姐带你去猎杀更厉害的凶兽,你说好不好?”

几位猎兽人感觉有道理,也跟着劝阻。林小葱嘟嘟樱桃小口,没想到所有人都不同意她去,只好乖乖低下头,“不去就不去嘛,干嘛那么凶。”

一伙计从厨房端出一大盘红烧饕餮腿,碰巧此时脍炙坊走进来一群浮浪子弟,看穿着打扮像是临桑学院的人,他们二话不说,往八仙桌前一坐,朗声道:“伙计,把那盘菜端这来。”

伙计面带难色,“可这是韶公子点的菜。”

“韶个屁,”其中一个道,“让你端上来你就端上来,少他娘的废话。”

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浮浪子,乃是临桑学院的弟子,受帝国律令保护,与城外那些不在籍的黑刀帮众完全不同,没有人愿意招惹他们。伙计终归是伙计,不敢多说什么,只好乖乖把红烧饕餮腿放到他的桌上。

没多大功夫,韶浮沉这边的凉菜已经吃得一干二净,愣是不见有人上菜。林小葱感觉不对劲,叫来伙计询问才得知,是临桑学院的浮浪子们抢了他们订好的菜。

韶浮沉一拍桌子赫然而起,刘文叶拽住他的胳膊,劝他不要冲动,向来仗义执言的桃金娘此刻也心平气和劝说道,“他是学院弟子,受帝国律令保护,与他们作对得不偿失,我们忍忍算了。”

韶浮沉闷哼一声,冷冷说道:“我也是学院弟子,也受帝国律令保护。你们不用管,我去会会他们。”说完他就走了过去,刘文叶和林小葱不甘示弱,也跟了过去。

至于其他几人,大都表示恭敬不如从命,果真没有跟过去。他们不是不敢,而是不愿意去招惹这些人,若是因此被朝廷通缉而驱逐出境,恐怕连这种任务也接不了了,所以一直不敢行动。只有黑哪吒一时犹豫不决,三个脑袋为此争论不休,最终以二比一的人头数拒绝卷入这场漩涡。

来到桌前,韶浮沉一瞧,原来是白氏庄园的人,遂冷冷道:“哟呵,白公子,神气啊,敢抢老子的菜。”

“不敢不敢,在下就是尝尝而已,”白公子扭动秀发,潇洒抬头,笑着说道,“既然哥哥亲自来取,那就端走吧。”

“还用你说!”林小葱弯腰去端菜,不料白公子突然一拍桌子,一桌菜跳起半尺高,还好林小葱反应快,不然就要被热茶烫伤了。

刘文叶见状,率先飞出一枚银针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白公子的胳膊上炸出一朵鲜红色的花。

“敢欺负我,你们完蛋了,”白公子捂着流血的胳膊,恼羞成怒,大喝一声,“兄弟们,给我打!”

几人一哄而上,作势要打。韶浮沉面不改色心不跳,拦住刘文叶和林小葱,“你们回去,这里交给我,今天我要亲自教训教训他们。”

话未说完,双方已经打了起来,桌子被劈成两截,脍炙坊内顿时乱作一团,不少人灰溜溜跑了出去,唯独那位头戴斗笠的男子坐在一角安心喝酒吃肉。

林小葱一看大事不妙,转身去后厨叫人,大伙计出来一看,一方是九厢十八坊无人不晓的韶浮沉,一方是白氏庄园的公子哥,都不是好惹的主儿,无奈只能摊摊手,徒然叹息。

白公子治疗好胳膊上的伤口,合拢双手,聚集起一团淡蓝色灵气,旋即化成气刃,径直攻击韶浮沉。

韶浮沉虚晃一闪躲过攻击,同时挥出一拳,击碎气刃,随后飞出一脚,把他踹出两丈远。

“难道这就是差距?”白公子摊在地上,动弹不得半步,早就听姐姐说韶浮沉功法了得,一直没有与他交锋过。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早知道就不招惹他们了。可一切为时已晚,今天注定要被他们暴打一顿了。

正好此时,门外走过一群大汉,刚好是白氏庄园的家丁。白公子大喜,高声喊道,“救我,我是白氏庄园的白小棠。”

众人一听,跳进门来,定睛一看,并不太熟,不过看他腰间的玉佩得知确实是白氏庄园的人,于是亮出武器,就要攻击韶浮沉。

这几个家丁可不是一般人,虽然单打独斗不见得是韶浮沉的对手,可这么多人加起来就不好对付了。

“呔!”黑哪吒跳出来,朗声道,“不敢打他们,还不敢打你们吗。退下!”

家丁们可不想退下,可抬头一看,在他身后又走来五六人,全都是清一色的猎兽人,于是乖乖退下,临走时不忘霸气喊道:“白公子,你等着,我们去叫人。”

见他们望风而逃,韶浮沉哈哈大笑。

“他们竟然不帮我……”白小棠万念俱灰,没想到自己堂堂白家公子,竟然落得这种境地,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。

突然,他眼前一亮,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锦囊,倒出囊中丹药,一口吞入腹中。只听他大叫一声,身上源源不断冒出玄黄色气体,睁开双眼的瞬间,把不远处的林小葱吓了一跳。

“玄黄丹!”韶浮沉大惊,玄黄丹乃强劲之药,只要吃一粒,就可以暴涨十成功力。但是此药过于怪异,严重损害经脉,一旦食用就再也无法戒掉,直到最终身竭而死,因此玄明帝国禁止流通,只有在黑市才能买到。没想到堂堂白氏庄园,向来光明正大,竟然也有这种奇淫之物。

食用玄黄丹之后的白小棠战力暴涨,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,只见他猛地推开身旁一众小弟,挥起气刃劈砍韶浮沉,打得韶浮沉步步后退。林小葱前来助阵,也被击退。刘文叶飞出一沓银针,只听砰砰爆炸声,却不见他有任何损伤。

黑哪吒等七人也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只能默默祈祷。

退至墙脚,已无路可退,韶浮沉镇定下来,抡过去一张八仙桌,趁他劈砍之际,身子一低,绕到他身后,抽出火鞭,勒住他的脖子,把他死死缠住。

韶浮沉喊道:“文叶,放血。”

闻言,刘文叶抛出一沓银针,击中白小棠。鲜血从他体内流出,染红了地面,宛若大型杀猪现场。

放血疗法乃是玄门世界非常原始的治疗方法,也是释放玄黄丹毒素的最主要方法。然而,刘文叶手中银针已使用殆尽,白小棠还不见恢复,必须继续放血。

“小葱,拿菜刀。”

林小葱最怕放血,闭着眼睛不敢看,更别说去拿菜刀了。

却在这时,脍炙坊门口走进来一位白衣飘飘的美少女,这女子年方二九,天生丽质,任谁看了都讨厌不起来,她向前一步,朗声道:“住手!”

“他吃了玄黄丹,再不放血就来不及了。”韶浮沉双手死死勒着白小棠说道,抬头一看,原来是白氏庄园的白胜仙,“白姑娘,你来的正好,快去拿菜刀。”

白胜仙大惊,没想到堂堂白家子弟,竟然也吃玄黄丹这种见不得人的东西,一时气上心头,抄起伙计递过来的菜刀就去砍他。

韶浮沉侧身躲过攻击,笑道,“让你放血,不是杀人。”

“白家的败类!”白胜仙骂道,她并非恶毒之人,只是爱弟心切,不想他这样被玄黄丹白白害死,所以想好好教训他一番。

若说放血之事,还是黑哪吒在行,他接过白胜仙手中的菜刀,一手固定住白小棠左腿,一手固定住右腿,一手在小腿肚上放血,还能空出三只手。

白小棠不甘示弱,舔舔嘴角血渍,唾了一口唾沫,闷哼一声: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总有一天,老子会让你们不得好死。”

“啪!”白胜仙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,“这话也是你说的,闭嘴!今天还好有韶公子制服你,不然你这混小子日后还指不定捅出什么篓子来呢。”

一坨坨玄黄血释放出来,白小棠终于恢复如初,望着地上的血渍,他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“多谢韶公子搭救舍弟之恩,”白胜仙拱手作揖,“小女子不胜感激,还请公子到寒舍一坐。”

“白姑娘客气,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,”韶浮沉笑了笑,“如若姑娘不嫌弃,不妨一起入座。”

若说起来,两人还有一段因缘,只是韶浮沉并不知晓。见他如此客气,白胜仙自然亦不谦让,欣然入座,并让白小棠亲口道歉。

白小棠举杯致歉,自罚三杯,韶浮沉并不在意,原谅了他,又同他继续痛饮三杯。经过一番交谈才得知,双方竟然是为了一盘红烧饕餮腿大打出手,在座的人全都哈哈笑了起来。

白胜仙表示这桌菜由她掏钱,韶浮沉起初并不同意,奈何白胜仙执意要请,也便顺水推舟由她去请。唯一可惜的是,肉质最好的那盘红烧饕餮腿,今天是吃不到了。

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华灯初上,一轮弯月跃上枝头,刘文叶悄悄往外看看,当真只有十几颗星星,少得可怜。

伙计再次端来一盘红烧饕餮腿,这路上总算没人抢了,韶浮沉微微一笑,“白公子,请。”

白小棠刚要动筷,想起刚才情景,放下筷子,尴尬笑笑,和气说道:“您先请,您先请。”

“好嘞,哈哈哈哈,”人未到,爽朗的笑声已到,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众人一愣,齐刷刷望向门口。韶浮沉定睛一看,原来是东方白。中午还垂头丧气、要死要活的主儿,此刻竟神采飞扬,不就是去了一趟聚精楼吗,短短几个时辰,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。

目录页:神州弑魔录_目录(持续更新中)

作者: 灵山黑雾

《神州弑魔录》作者。

在〈神州弑魔录_第0008章:不打不相识〉中有 1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